长春海悦再诉莱美药业,阳痿神药引发连

2024/6/3 来源:不详 浏览次数:

记者

黄华

编辑

谢欣

1

随着莱美药业与长春海悦的他达拉非销售授权纠纷案的持续发酵,更多关于此款治疗勃起功能障碍(ED)的话题药物销售细节被曝光。

2月17日晚,莱美药业最新案件进展公告显示,在长春海悦提交的《民事起诉状》中,他达拉非片的销售计划中可能曾涉及“体验装赠送”,即处方药赠药,而这一行为被《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明令禁止。

莱美药业公告显示,根据长春海悦向人民法院提交的《民事起诉状》,在其与莱美药业子公司重庆莱美签订的《他达拉非片中国区授权协议》后,双方为快速开辟市场,在市场初期,向消费者开展优惠推广活动。双方的《购销合同》中还约定了他达拉非片体验装赠送比例。

长春海悦提出,在后续销售过程中,重庆莱美未将其赠送的他达拉非片赠与消费者,反而是以一定价格对外销售,累计销售额.75万元。因此,长春海悦请求将该部分销售额支付给予它。

而随着“约定了他达拉非片体验装赠送比例”这一措辞的出现意味着,这款处方药在进行销售规划时,出现过体验与赠送的促销设计,但这显然不符合有关规定。《药品流通监督管理办法》中明确要求,“药品生产、经营企业不得以搭售、买药品赠药品、买商品赠药品等方式向公众赠送处方药或者甲类非处方药。”

莱美药业则在公告中强调,本案中重庆莱美进行的所有交易均为具有商业实质的真实交易,无违规销售情况。言下之意为,经其手销售的他达拉非不存在体验装赠送情况。

不过,这一点是莱美药业单方面的说辞。毕竟,长春海悦最新的起诉内容就是基于有体验装赠送比例这一前提,进行了相关销售额的追讨。

当前,该案件尚未开庭,外界对于重庆莱美是否有违规销售、是否将长春海悦的“赠药”作为销售药品充当销售总额、两家公司之间的《购销合同》是否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等问题还不得而知。

此外,长春海悦还申请冻结了莱美药业银行账户部分资金,被冻结金额正是.75万元。尽管莱美药业表示本次被冻结资金仅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4.39%,无重大不利影响。但这家公司的债务高企已有时日,尽管当前获得国资进驻后有较大缓解,但冻结金额上千万依然会加大公司的经营压力。

而从更长的时间线上来看,重庆莱美与长春海悦的这起纠纷已经持续了接近两年,目前仍尚未结束,后续仍有较大不确定性。尤其是,万销售权转让金是否需要返还、相关经济损失如何赔偿等,也将继续影响莱美药业。

回顾历史可以发现,这是一起关于新一代勃起功能障碍(ED)治疗药物在中国区独家销售代理权问题。

年初,国家药监局国产药品信息显示,长春海悦他达拉非片首仿上市。该药品原研为礼来,于年11月获欧洲药物管理局(EMA)批准上市,于年11月获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上市。年时,礼来的原研他达拉非全球销售额超越辉瑞旗下知名竞品西地那非,达39.32亿美元。

年2月,长春海悦将新获批的他达拉非仿制药在中国区独家销售代理权授予重庆莱美。依据协议约定:年销售任务量由双方协商确定,若重庆莱美前三年每年均达到约定要求,则其取得授权产品在中国区永久性的独家销售代理权。

但合作仅一年后,年5月,双方就产生了矛盾。

莱美药业年5月11日公告显示,由于在履约过程中产生较大争议,长春海悦拟取消重庆莱美中国区独家销售代理权资格,重庆莱美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协议,并返还销售权转让金万元。

彼时,重庆莱美的诉讼理由是,长春海悦获批的他达拉非片品规不齐,其他三个品规生产批件尚未取得,其他第三方先于长春海悦取得了他达拉非片的其他三个品规批件。而依据“长春海悦不是国内首仿就应向重庆莱美全额退还销售权转让金”这一条款,重庆莱美有理由获赔。

年6月,长春海悦反诉重庆莱美,与重庆莱美“咬住”的首仿规格不全问题不同,长春海悦反诉理由为,重庆莱美没能完成销售任务量。

尽管当时的公告均未提及双方《购销合同》中还约定了他达拉非片体验装赠送比例这一敏感事项,但从如今的局面反推,长春海悦很有可能是在合作一年后,发现重庆莱美存在用“赠量”充当“销量”来做高销售额,从而感到被欺骗。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长春海悦的他达拉非首仿获批短短一年后,他达拉非便被纳入了国家药品集采,其商业潜力迅速下跌。而长春海悦的他达拉非片也在年1月全国药品集采中标,这也意味着,该产品的院内市场不再需要销售团队,长春海悦和重庆莱美合作的必要性在减弱。

年10月,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作出过一审判决,对两方“各打五十大板”。法院认为,长春海悦公司未按合同约定完成全部四个品规的国内首家产品批件,存在违约行为,故无权单方提出合同解除,其解除通知对重庆莱美不发生效力,但考虑双方意愿,合同应予解除;本案酌情判定长春海悦返还重庆莱美销售权转让金万元。

对重庆莱美而言,其需完成的是四个品规的约定年销售量,在目前仅有20mg一种品规可供销售的情况下,公司未达到约定任务量,重庆莱美存在违约行为,应向长春海悦承当相应赔偿责任;并综合考量重庆莱美在实际履约中的销售能力、对销售前景的过高预期及三个规格没能获批对其销售产生的影响,法院酌定重庆莱美赔偿长春海悦可得利益损失万元。

由此可见,若是按照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这份“双方各掏万元”的决议,两家公司实际上除了要各自承担诉讼相关费用之外,并无其他经济支出,算是打了平手。

而按照彼时法院判辞也不难推测,重庆莱美对于长春海悦规格“4缺3”情况是知情的,其为了获得ED药中国区独家代理权在销量预期上可能是有夸下海口,其对于依靠他达拉非来提振业绩的愿望也可见一斑。不过显然,集采改变了所有的前期预设。

年11月,重庆莱美、长春海悦纷纷表示不服一审判决,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重庆莱美要求长春海悦全额销售权转让金万元,同时判长春海悦药业赔偿损失.46万元;长春海悦则请求依法改判其不予返还销售权转让金万元。莱美药业2月17日晚的公告正是在这一系列事项基础上。

转载请注明:
http://www.wsymz.com/ywzd/19041.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网站首页 版权信息 发布优势 合作伙伴 隐私保护 服务条款 网站地图 网站简介

    温馨提示:本站信息不能作为诊断和医疗依据
    版权所有 2014-2024
    今天是: